暂退

沉迷MHA和ES。
△偏轰爆胜出,ES主凛泉零晃。

【骸云】When I die

原本是九九贺,结果一不小心写长了的点。。。就拖拖拖到了这个时候……有点烂尾嫌疑,尽量避免OOC了,也是第一次写骸云,很想表达出自己对骸云的理解,可惜语死早qwq


Zero.

“他死了。”

谁死了?

“你杀了他。”

我杀了谁?

“你在自我欺骗。”

我为什么要欺骗自己?

One.

沢田纲吉有点烦恼,彭格列云守被誉为孤高的浮云,家族任务都很少参加,可是最近大大小小的任务都是被他接了下来——哦,除了战斗类的任务其余任务尚还幸存。这样一来其他的家族人员简直闲到不行,连维修费用比六道骸还在并盛町时都上升了。

对,六道骸现在不在并盛町。

“呐,Reborn,你说会不会是因为骸不在了云雀学长才接这么多战斗类任务?”沢田纲吉看着这一月的费用清单,深深地叹了口气,“啊,这样下去狱寺君他们就没事可干只能彼此切磋然后破坏公共设施了!”

Reborn扶着帽子,看着任务清单,指着一个任务说:“让云雀去做这个任务。”

诶,追捕叛逃幻术师,来自加百罗涅家族的委托。

“这个不是原定让库洛姆去的吗?”沢田纲吉忽然闭了嘴,“那就拜托云雀学长了,我让大哥给……”

“阿纲,你自己去。”Reborn手持列恩所化的枪。

“真是的,我知道了,Reborn还是这么严格啊!”沢田纲吉将桌上的清单叠整齐,再将一张纸放进柜子里,“几乎每次去找云雀学长都会被揍一顿啊!”

“云雀!云雀!”云豆从园子里飞进屋,停在了云雀恭弥的肩上。

“哇哦,是小动物,难得没有群聚。”云雀恭弥看着绷直身子坐在自己对面的沢田纲吉,不慌不忙的给自己续上一杯清茶,“有何事?”

沢田纲吉将打印出来的任务单放在桌上,推给云雀恭弥,开口:“加百罗涅家族是彭格列家族的盟友,既然他们有委托,我们自然要全力以赴,我们希望云雀学长能接下。”

“追捕?幻术师?过程中失手杀掉可以的吧。”云雀恭弥站起身,云豆飞起然后落在他的头上,“那么这个任务我接了。”

云雀学长还是一如既往的性格啊……看着云雀恭弥走出房间,沢田纲吉给自己斟了一杯茶,风带着庭院中七里香浓郁的香味混入了茶香里,云雀学长的庭院一年四季都有花盛开呢,只可惜没有樱花啊。

“彭格列十代目,恭先生说这次不收茶钱。”草壁突然出现,打断了沢田纲吉的思绪。

啊,云雀学长真是的……“那么我就先走了,还有事务要处理,”他略微迟疑,“云雀学长他?”

“还请放心,恭先生目前不知道。”

“那就好,不过但愿库洛姆能快点恢复啊……雾守的位置不能空着……”

Two .

云雀恭弥本身对幻术毫无兴趣,不过在六道骸的影响下——也是因为他不服输的个性,他对幻术也是深有研究,他知道他现在正身处于幻术中。

哇哦,草食动物的挣扎?双手握着浮萍拐,目光所及是并盛町熟悉的景色。

“并盛町我可是熟悉得很,更何况你这点技俩不足为提。”

猛地朝右侧冲去,拐子却向身后挥去。

“啊!”幻境消失。

转身,看见的却是六道骸的模样。

“六道骸这家伙比你强多了,跳马他们家族的幻术师太弱了。”云雀恭弥毫不犹豫的补上一拐子,说来,好久没看见六道骸了,犬、千种、库洛姆还有M.M都在并盛町,也不知道他会去哪儿。

收起拐子,给沢田纲吉打了个电话表示任务已完成,准备来收拾现场,天气早已转凉,许多花已凋零,但他闻到了樱花淡的几不可闻的香,这是六道骸买的香水,几个月前强制性喷洒在了他身上,说是生日礼物,最近一次喷,好像是在一个星期前?该说持久性真好吗?

无端的,他想起了那双异色瞳的主人——六道骸。他对六道骸的执着源于那次在黑曜的失败,飘舞的樱花下他记住了六道骸这个人,然而六道骸在突兀的出现后就消失了,再出现却只是凭依着名为库洛姆•髑髅女孩的身体作为载体出现——打架也不能全力以赴,啧,扫兴。十年后的他倒是终于脱离了水牢的束缚,但是,现在他又突然的不见了。

很别扭的感觉,如果有一天云豆突然不见了,他大概也是这种感觉——就像是属于自己的东西没有预兆的就从视野里生活中彻彻底底的不见了。

“小动物,知道骸在哪儿吗?”他又拨出沢田纲吉的号码。

“骸?嗯,不知道,一个星期没有看见过他了。”

“哦?作为首领不知道家族成员的去向?”他难得的在一个问题上多说。

“云雀学长你也知道,骸总是这样的。”

“那算了,我去找到他然后咬杀。”云雀恭弥挂了电话。

“啊啊啊Reborn怎么办,云雀学长说要去找骸,可是骸已经被他……”沢田纲吉放下电话,拿着笔不停的在本子上画着圈。

“哼,阿纲,冷静点,现在你该做的是去看望库洛姆,云雀迟早会知道的,择日不如撞日。”Reborn跳到沢田纲吉的办公桌上,“作为首领,你要先冷静。”

谁会想到彭格列雾守已经失踪有月余,距他的幻象最后一次出现已经有一个星期,而在五天前,彭格列搜寻队确认六道骸死亡,而杀手正是,彭格列云守——但他却突然性的患上了selective amnesia(选择性遗忘症)。

Three.

如果有人问云雀恭弥,有一天他真的可以咬杀六道骸,他会不会下手的话,他会给那个人一拐子。

当云雀恭弥踏入六道骸在意大利的居所,立刻被幻象包围了,但他看见的是正在他后园里开得正烈的七里香。

馥郁的香味掩盖了他身上的樱花香,他想起曾在沢田纲吉暗恋的那个女孩那儿看到过的一本书——《花说》。他也买来看过,纯粹是因为对书名感兴趣而已,他记得,这本书记录了几乎所有花的花语,而七里香的花语是“我是你的俘虏”。

“ 那颗心被紧紧的抓牢,心甘情愿成为对方的俘虏,直到对方的感情已逝,才能从缓刑中慢慢的解脱。 ”

书上是这么写的,他还记得六道骸几次玩笑般的告白,但他知道他是认真的,因为那双异色瞳褪去了轻佻,纯粹的只剩下爱,纯粹的让他不敢直视。

“……无聊的把戏。”凤眸延伸出略显诱惑的弧度,嘴角怎么看都是上翘的。

再走了几步,七里香被他抛在身后,取而代之的是飞舞的樱花花瓣,云雀恭弥又闻到了樱花香。

如果这么想,樱花的花语则是“命运的法则就是循环 ”。循环吗?真适合那家伙。

飞舞的是樱花,种植的却是冬樱花树——“东方的神秘,悸动。”

怪不得说意大利人最适合当情人。

树下有几丛樱花草,六道骸的声音在他耳边响起。

“花的爱情,除你之外,别无他爱。是啊,除你之外,别无他爱。可是对方呢?他会吗?樱花为什么是红色的呢,那是因为樱花树下埋着死人;天空为什么飘起粉红色的雪呢,那是我思念你时的血泪凝结而成的。”

嘁,肉麻。这更坚定了云雀恭弥要快点找到骸的决心。

这幻境仿佛走不到尽头,云雀恭弥有点急躁了,这家伙,躲起来到底干嘛。

“恭弥,别再往前了,就这样吧,一辈子找不到我不也挺好的吗?你不是最想我去死的吗?离开吧,好吗?”

六道骸的声音很温柔,除了云雀恭弥又还能有谁听过?

“要死你也必须死在我手上。”云雀恭弥淡然道。

“我本来就是死在了你的手上了啊,所以,恭弥,别再前进了,有些事情忘了就忘了,反正也不是什么美好的事。”

什么!云雀恭弥猛地顿住脚步,仿佛有一股血腥味代替了樱花香在他鼻尖缭绕。

“呐,恭弥,真是抱歉,不能陪你在九月九日看樱花了,这一场樱花看罢就走吧。”

樱花七日, 一朵樱花从开放到凋谢大约为7天,整棵樱树从开花到全谢大约16天左右,形成樱花边开边落的特点。也正是这一特点才使樱花有这么大的魅力。被尊为国花,不仅是因为它的妩媚娇艳,更重要的是它经历短暂的灿烂后随即凋谢的“壮烈”,死在最美的一刻。

“真是狡猾,说着什么让我忘记却偏偏让我想起……”

樱花纷纷扬扬的落下,为云雀恭弥做了一身最美的衣。


评论

热度(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