暂退

沉迷MHA和ES。
△偏轰爆胜出,ES主凛泉零晃。

【菊耀米英】Hunt

下一章就是味音痴的过去故事啦,这次好好的把动作戏磨了磨


第四章

本田菊和王耀隶属的组织互相对立,而他们是各自组织的王牌之一,而在两个组织的明争暗斗中,王耀和本田菊的对峙是最多的。

“Honour*,这次是你输了。”枪口瞄准了王耀的心脏。

王耀不甚在意的笑笑,他的枪在先前的战斗中被本田菊打落在几步外。他摊手耸肩,宽大的袖子滑到手肘处,寒光一闪,藏在袖子里的手猛然将缝在袖子中的匕首扯出向前刺去,与此同时身子微斜,本田菊发射的子弹只是击中了左肩。

“唔!”王耀闷哼一声,速度却丝毫不慢,刀刃划破本田菊持枪的手的皮肤,微抖,扣下扳机的动作慢了不过刹那,寒意便已来到脖颈。

“你大意了,Kiku,别忘了,你可是我一手教出来的。”王耀把枪从本田菊手中夺过,抵在他的眉心,食指搭上扳机,“你知道那时候我多想这么做吗?”

本田菊轻笑出声:“那时你没有这个能力,现在你下不了手,在下说得对吗?”

握着匕首的手又使了几分劲,鲜血顺着刀面流下。

“不过我还是要感谢你,不是你的背叛我不会意识到自己的自满和组织其他人的能力已是愈来愈强。”王耀看着本田菊淡定的面容,后背的旧伤仿佛在隐隐作痛,那一年的他被他所谓的“最骄傲的弟弟”砍伤,修养了九个月之久,差一点就被组织抛弃,而被组织抛弃则意味着死亡。

王耀不能忘记本田菊的所作所为,也不可能忘记本田菊那一句“我爱你啊NINI”。

变质的亲情成了一杯毒酒,本田菊却义无反顾地饮下,恶魔将被迷惑的心智牵引,拔刀,挥下。

但,于王耀而言,本田菊又何尝不是一种致命的蛊,一旦中了,想要戒掉却愈发沉迷——他有好几次可以送本田菊见死神的机会。

“Honour,不,耀君,要不要和在下一起逃离这杀戮?”本田菊拾起被王耀丢在地上的枪,看着王耀离开的背影,突然开口。

“嗯?”王耀顿住,风从撕破的袖口钻进,冷意从手腕开始蔓延,嘴角的弧度延伸出诱惑,“好啊。”

所谓的以毒攻毒的治疗方法。

呵,结果却是越陷越深。本田菊的目光四处游离,他在下一刻猛然抬头,目光凝聚在一个地方——王耀走来的地方。

“怎么样,Alfred,我的枪法还不错吧?”王耀吹了个口哨。

“下次我们比比吧,Hero我的枪法可是也不错的!”Alfred扬了扬手中的毛瑟。

王耀伸出手,摊开,道:“毛瑟还我,枪械借用费记账上了阿鲁。”

Alfred闻言跺了跺脚,把毛瑟还给王耀,嘟囔着:“东方人都是这样的吗?”

“哼?不然把你这副不管做什么动作都不会掉的眼镜送给我的话,我就把你的欠款免去二分之一。”显然,王耀听见了他的抱怨。

“嘿!嘿!这是不可能的,王耀,这眼镜可是我好不容易从安东尼奥那家伙手里拿过来的,当年Artie想调停我们的争吵都没成功*。”Alfred推了推眼镜,“现在我们还是回营地吧,Artie还在那棵树上呢!”

Arthur背靠着树干,双手各持一把三棱军刺,渐渐习惯了剧痛后,他倒能够做一下简单动作了。

“飒”

像是风吹过的声音。

不对!Arthur心中警铃大作,左手手持着三棱军刺突然朝前方的空气刺去。

“叽!”刺耳的叫声难听至极。

快速拔出三棱军刺,腥臭味告诉Arthur他已经惹怒了那只Terror。

Shit,为什么还会有一只!而且好像还是新品种!Arthur无比庆幸王耀留下两把三棱军刺的举动。

又是一声尖叫,Arthur右跨一小步,堪堪躲过朝自己脖颈处大动脉来的锋利指甲。

腹部的伤口又有裂开的迹象,脸色一白,冷汗濡湿了金色的发。怎么偏偏在这个时候……

Terror擦身而过的瞬间,Arthur左手握住三棱军刺一个横刺刺入Terror的脖颈,右手将三棱军刺刺入Terror的腹部。

暂时限制住这只Terror的行动了,Arthur微微喘着气,右手旋转着刀柄,伤口越来越大,褐色的血液顺着血槽流出,越来越多,甚至差点流到了Arthur的手上。

真恶心,这只Terror应该是新生的,皮肤如同人类一般柔软,力量不够,速度稍慢,体型太小,真是不幸中的万幸。

“叽叽叽叽!”发出最后的悲鸣的Terror终于死亡。

“呼,太好了,活下来了……”腹部的伤口完全崩裂,全身的力气全部被剧痛剥离,三棱军刺还留在Terror的尸体上,Arthur的身子向后倒去。

“Arthur!”

Alfred看见一只绿色的蝴蝶从树上跌下,还伴随着红色的珍珠洒下,就像送葬礼。

“Arthur!”

他接住了他,但Alfred没有看见熟悉的祖母绿,只有禁闭着的眼和被死死咬住的嘴唇。

“Arthur……”

鲜血渗透了王耀用来给Arthur做临时纱布的布料,枯草间盛开了血色的花。

“妈的,Alfred你愣着干什么,你他妈快点把Arthur抱进营地啊!”王耀急得直接爆了粗口,自从退役后他是有多久没有说过脏话,本田菊是知道得清清楚楚,而这次甚至连退役后养成的口癖都没带。

“对对,王耀你快点快点,快点救救Arthur吧……”这样子的Arthur他从来没有见过,就连独战那次Arthur也没有伤成这样——他怎么可能会舍得伤Arthur,虽然独战无可避免的伤害了Arthur的内心。

“笨……还像……小,孩子……哭个什……么啊……”Arthur断断续续的说道,勉强睁眼,明亮的祖母绿已经略显黯淡。

“只是不想失去你啊……”Alfred加快了脚步,把Arthur放在了铺好的睡袋上,“王耀,拜托你了。”

“不要小看我啊,雇佣兵可不只会战斗。”

1.Honour的意思有光荣,感觉很适合耀君就拿来用作代号了。

2.1836年,得/克/萨/斯/州宣布独立,建立了得/克/萨/斯/共/和/国,而墨/西/哥(西/班/牙殖民地)不承认,英/国试图调停这场争议却并没有成功,1845年美/国宣布假如得/克/萨/斯/共/和/国愿意加入美/国的话美/国将承认格兰德和为其边境(文中做了一点小修改。)


评论(5)

热度(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