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阁-暂退

沉迷MHA和ES。
△偏轰爆胜出,ES主凛泉零晃。

【极东/国设】知与谁同

   聚散苦匆匆,此恨无穷。今年花胜去年红,可惜明年花更好,知与谁同。


                ——《浪淘沙》欧阳修



王耀的指尖抚过柔滑的丝绸,繁复的绣纹昭示着这个朝代的繁华盛大。他此时居住的寝宫在大山深处,这样一来,上司迭替时的战争就不会伤到他,他只需等着,新上司邀他出来。


王宁(今宁夏回族自治区)坐在木椅上,磕着瓜子絮絮叨叨地说着李亨在灵武称帝这件事。王蜀(今四川)脸色不太好,他在赶来这里时,目睹了杨玉环被冠以“祸水”之名,当场被斩杀——一代帝王的过失竟要怪罪到一介女子身上,她若不讨得帝王欢心,那她在帝王群芳盛开的后宫里惟有死亡。谁都不想死,不是吗?


冷风灌进屋中,枫叶簌簌掉落,在大地上燃起一片大火。


“要变天了啊。”王耀把丝绸折叠好放在枕边,“去收衣罢,想来剩余的弟妹也快到了。”


他挥手示意王宁和王蜀离开。


王耀现在是安全的,战火波及不到这深山老林,弟妹也会在这儿暂住到战争停止,他们也是安全的,但身体不适感一直缠绕着他——民众苦啊!战争一起,官府四处征兵,一个美满家庭就此破碎!民众怨啊!借着战争的名义欺男霸女的垃圾数不胜数!


他已经适应这种不适感了——除却秦汉、西晋、隋朝和大唐前期,其余时候,这种不适感从未消失。


权利的诱惑到底有多大?饶是王耀已活了千年,他仍想不清楚这个问题。



838年,王耀仍住在那座寝宫中,身边只有王陕(今陕西)照料,他不愿去宫中住,纵使现今天下仍是安乐之景。


战争还是会兴起的,现在的和平只是暂时的——千年的直觉这么告诉他,如今政局的藩镇割据、宦官擅权、朋党之争也这么告诉他。


又是一身素白。王陕许久没有见过王耀穿玄色衣料所制的衣服了,玄色为尊,玄色为尊,王陕很想把那套嬴政赠予的玄衣绛裳从箱底拿出摆在王耀面前。


你是龙啊!


他多想吼出这句话。


本田菊凭着记忆找到了这座寝宫,四周种植的四季常青的翠竹让他思绪恍惚——这里好像一直都没变。


他看向宫门,没有一个意气风发的身影倚着门等他,事实上,宫门紧紧地闭着,仿佛要隔绝外界的一切。


本田菊正欲走上前叩门,王陕就打开门,对他做了个请进的手势便匆匆离去,想来是替王耀去上司那儿吧。


王耀坐在院里的石凳上,风从他的领口钻进,面色略微苍白,并未束发,任由三千烦恼丝和风而舞。嘴角扯出一抹笑,却掩盖不了他眉宇间的疲劳——他索性不笑了。


“好久不见,菊。”


“NINI,还请保重身体。”


王耀不甚在意地说:“是上司决定我们的状况啊。”


本田菊的佩刀在登山前就取下了,“天子之前毋佩刀”他记得这句话,他也记得有传言大唐已不复辉煌——如今看王耀的身体状况,竟是真的。他们身为“国家”自是最能体现出国家的目前状况。


“进屋吧,菊,屋外冷。”


他还是那么的体贴。


本田菊跟在王耀身后。


他依旧强大,我努力想要跟上他的步伐。或许现在是一个机会,我可以趁机与他并肩。


本田菊崇拜仰慕他的兄长。不,或许是……



屋中溢满了醇厚的酒香,王耀又给自己斟满一碗,原先还面色苍白的他,脸上现已带上了红晕,琥珀色的眼中流转着万般风情——这在平常是绝对看不到的。


本田菊与王耀碰碗,“铛”的一声轻响,又是一碗入肚。不过从那双暗金色的眸中可以猜想,他许是清醒的。


王耀应是醉了,他同本田菊讲起对远古时光的怀念——起初懵懵懂懂只身一人活着,后来神农制作出耒耜,又遍尝百草教会他如何在荒郊野外生存;轩辕氏创制历法,让他学会蒸煮食物,不必再生吃血肉蔬菜。


讲对嬴政的感念——实现了大一统,让他的病第一次好了,只可惜对长生不老的执念所犯下的累累罪行掩盖了他的功绩。


讲对三国时代的感触——他上战场,学会如何征战,他和士兵共饮葡萄美酒,大笑畅聊。


讲对武曌的敬佩——一截女儿身,却登上帝位,且手段丝毫不逊色于李世民,将大唐的经济提高了,又发扬了文化,谁还说女子不如男?


若是没有王耀的帮助,他现在会是什么模样?政权数次迭替?杀戮战争不断?外族铁蹄践踏?可这些王耀都经历过,他也见证了一个又一个的朝代从繁华到结束。


“耀……”开口,说出的称呼变了。


或许是爱恋吧,变了味的崇拜仰慕。


王耀似乎是清醒的,脸上的笑悲哀而苍凉,他说:“没有资格啊菊,我们连拥有爱与恨这种基本的感情的资格都没有。”


爱上一个人,他们只能眼睁睁看着那个人青丝变化成白发,容颜攀爬上皱纹,最后放一束白花在墓前。爱上另一个国家,却不知什么时候便会因为利益成了敌对关系——纵使这只是上司的抉择。恨一个人,但又能怎样?人的生命太短暂了。恨一个国家,却又会因为利益成了盟友。


“空有不变容颜,不死生命,却是一副空壳!连七情六欲都不能拥有的空壳!这才是长生如咒啊……”


身为国家的他们到底见了多少生离死别?不知道,也无从可数。


“一定不会与耀为敌的。”


一定?世上有什么事是一定的呢?这个词,背负的东西太多太沉了。



839年六月,本田菊站在船尾,深邃迷人的大海被阳光镀上了金光,海风不急不躁的抚过在港口的每一个人,时间却急躁地先行一步。


下一次来,再和耀去看花吧,再一次去看戏吧。



894年,日/本政府做出了停派遣唐使的决定。


本田菊听见这个消息时,他想起了669年王耀带他去看的戏剧——的确是欢喜收尾,但他们忘了,他们身处于名为“现实”的怪物的血盆大口中,不知何时便会被吞吃入腹——这怎会欢喜收尾呢?



20世纪


“本田,听说樱花还可以吃?”身边的美/国人赏着开得正烈的樱花,却问了个很是煞风景的问题。


“自然,樱花祭上用樱花所制的美食可是不少。”


“哈,那我们还是去樱花祭看看吧!”美/国人舔舔嘴唇,“本Hero要尝试各种美食!”


“玫瑰蜂蜜茶?这还真该给阿尔弗雷德这个笨蛋喝。”纯正的伦敦腔,打扮体贴,这无疑是一个英/国绅士。


“赏着这么美的桃花,又喝着这么好喝的茶,亏你还有闲心想到阿尔弗雷德。”王耀拾了块糕点。


“他成天嚷着减肥,听得多就记下来了而已。”英/国绅士为自己辩解,“记住每一款好茶的功效是一个爱茶的人所必做的。”



下一次赏花,会赏什么花?又会和谁一起赏花?


玫瑰蜂蜜茶:长期饮用可促进新陈代谢,抽脂减肥√

碎碎念:《且共从容》的后篇,看看时间差一点就过了七号……


大约就想表达时间的冲刷是无情的,国家之间的关系惟有利益是斩不断的。


希望文中涉及到的历史没有太大的bug……


国庆七天过的真快啊……


希望大家多提意见,非常感谢。


评论

热度(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