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阁-暂退

沉迷MHA和ES。
△偏轰爆胜出,ES主凛泉零晃。

【极东】这个冬季(架空大学设定)

陆离桑的点文,拖了这么久很抱歉。

祝阅读愉快。

(微米英,非常少量法贞、普洪以及亲子分。)


X大的某个系在某一天出了一件大事——两个系草在同一时刻脱单。


王耀


我听到这件事时正在上课,身后坐着的两个姑娘越说越兴奋,直到老师眼神传达的怨念终于被她们俩接收到。

我打了个哈欠,身边坐着本田菊,我用胳膊肘碰了碰他的右手,本子上立即出现了一道笔痕。

“耀君,笔记待会儿也是要给你抄的。”

哦严谨认真的日/本人。

“如果想问这件事是谁传出去的,那么在下的答案是弗朗西斯。”

哦卖队友哄恋人的本田菊。

“以及安东尼奥和基尔伯特。”

哦不忘补刀的菊——我喜欢。

“传吧传吧反正迟早打算说的。”我听到了下课铃声,一拍桌子截断了老师的那句接在“下”字后的“课”字,“糟,赶快回宿舍,今天阿尔弗雷德那家伙的恋人来宿舍。”

本田菊的笔尖一顿,然后快速收拾好书本,拉着我就往宿舍跑。

你说三个男生居住的宿舍会是什么样子?虽然有个本田菊在我们宿舍还算好,但也止步于不乱,不差,还有一个字是难以避免的——脏。而阿尔弗雷德•F•琼斯的恋人——亚瑟•柯克兰是一个有着“轻微”洁癖的人——这来源于他血脉里的英/国绅士血统——他本人是这么说的。

每当亚瑟要来宿舍找阿尔弗雷德时,也必定是鸡飞狗跳的时候——现在就是这样。

“阿尔弗雷德快点把你的快餐垃圾打包扔出去!菊你快点收好你的手稿!哦我扫出来的点心渣滓去哪儿了!又散到地上了!”

当亚瑟推开宿舍门进来,见到的是干净整齐的宿舍。

过,过关了。


本田菊


今早上差点迟到,昨晚在校园论坛混到了一两点,正好看见了弗朗西斯和他的恶友一唱两和的发出那个帖子——关于我和王耀刚刚交往这件事。

果不其然,第二天上课就听到了俩姑娘在说。然后我的右手就被王耀用胳膊肘撞了一下。

“耀君,笔记待会儿也是要给你抄的。”我猜想他要问我这消息谁传出来的。

“如果想问这件事是谁传出去的,那么在下的答案是弗朗西斯。”

既然有了弗朗西斯没有他的恶友实在是不科学,估计王耀也能猜到,但我还是接了这句话接着说。

“以及安东尼奥和基尔伯特。”

我好像听到了王耀磨了磨牙的声音,但他说:“传吧传吧反正迟早打算说的。”他又一拍桌子,“糟,赶快回宿舍,今天阿尔弗雷德那家伙的恋人来宿舍。”

我的脑海里几乎立即浮现出上次亚瑟来我们宿舍时,看见我们宿舍的情景,然后我们打扫了一整个下午的清洁——包括楼梯道。

亚瑟的“轻微”洁癖让人胆寒。

我收拾好书本就拉着王耀跑回宿舍,阿尔弗雷德拿着扫把不时地抬头看看挂在墙上的嘀嗒嘀嗒在走动的时钟。

他嘴里一直念叨着“来不及了来不及了亚瑟要来了”——我以为我看见了拿着扫把的白兔先生。

当我们收拾齐整时,命也差不多去了半条时,亚瑟推门而入。

我看见他弯起嘴角,开口:“挺干净的啊。”

过,过关了。


王耀


对面床上两个金毛腻歪在一起,再加上从窗口撒过来的冬日阳光笼罩在他俩身上,我简直感觉快被闪瞎眼。

我又打算用胳膊肘碰碰本田菊,然后手腕被一双温暖的手握住,本田菊的声音有些无奈:“耀君。”

我用另一只手指了指窗口。

本田菊松开握住我手腕的手,把整齐的被子抖开披在我背上,顺便将我放在枕头边的围巾系在我的脖子上。

“宿舍里还冷吗?在下去把门掩上。”

我拉住他,目光迅速扫过对面床上的两个人,然后开口:“不用,我想出去买点吃的,菊你陪我。”

将背上披着的被子抖下,我跳下床,拉起他然后离开宿舍。

行行行,你们在宿舍秀,我们出去秀。


本田菊


亚瑟进屋后就和阿尔弗雷德坐在床上聊天——纯聊天只不过频放闪光弹。

我开始考虑是否掏出手机拍张照给伊丽莎白和湾湾。

我看见了王耀又屈起胳膊肘,伸出手握住他的手腕,丝丝冷意顺着手掌想要攀爬上手臂,我又握紧了些,说:“耀君。”

他指了指窗口,浅浅的金色铺在窗沿上,却遮盖不了冬日的冷风携带的寒意。

我明白他的意思。我松开手,把被子抖开披到他的背上,又拿起那条围巾给他围上。

王耀怕冷,我很清楚,每到冬天我想塞一个火炉到他的怀里,让他暖和些。

“宿舍里还冷吗?在下去把门掩上。”

我刚要从床上下来,就被王耀拉住,每一个字都带着白雾:“不用,我想出去买点吃的,菊你陪我。”他用他冰凉的手拉起我,离开宿舍。

我愿意被一双凉手牵一辈子——只要这双手的主人叫王耀——不过我更希望他的手是温热的,这代表他不冷——他好就好。


王耀


我的心情很好,一路上看见了那三个人的现况——

弗朗西斯依旧手拿着玫瑰,站在他面前的金色微卷短发少女却只是温和的笑了笑,然后转身离开。

我闷声一笑。

基尔伯特坐在长椅上,一直打电话,脸上是难得一见的郁闷神色。“本大爷又是哪儿做错了惹着那个男人婆了,连电话也不接……”

我低笑不止。

安东尼奥提着一袋番茄,右手拿着一本《烹饪番茄的一百种方法》。“罗维诺怎样才能回宿舍住啊,总住在费里的宿舍不太好吧,今晚做个什么菜才能把他哄回来啊!”

我大笑出声。

每个大学总会有个适合情侣约会的地方,X大也有,青石板铺就的小路一直延伸到树林深处,昨日才下了雨,空气中的味道让人心旷神怡。

我又把大衣裹紧了些,本田菊突然快走几步在我面前站定,骨节分明的手把我的围巾取下,冷风吹过我的脖颈,我打了个冷颤,不大明白。他朝围巾呵了几口气,淡淡的白雾钻过围巾缓缓消散在空中。他又将呵过气的那一面贴近脸颊感受,然后将围巾围上我的脖子。

非常暖和。

我的脸好像红了——你说这样一个人我怎么能不喜欢。

“走吧,多走走应该会更热和。”本田菊将手背在身后,不让我牵,“在下的手太冰了,耀君的手好不容易才热和起来。”

我伸出手,说:“牵。”

他一愣,低低地笑声从他喉中发出,牵起我的手。


本田菊


被王耀拉出来后,他就没有停止过搓手和笑声——这天气太冷了和那三个人的现况。

我把自己的手贴上脸颊,嗯,还是挺暖和的。我握住王耀的左手,将自己的热量传递到他手上,正要再去牵他的右手,我们在那条小道前停下了。

王耀示意我松开手,将大衣又裹紧了些。我快步来到他面前,取下他的围巾,指尖好像擦过他的脖颈让他打了个冷颤,我有些懊恼自己的手冷的太快。围巾上还有王耀的体温,还是不够温暖,我呵出气,然后把围巾贴上自己的脸,差不多了这温度。我再一次把围巾给他围上。

“走吧,多走走应该会更热和。”他的脸好像红了,然后我将手背在身后,避开他来牵我的手,“在下的手太冰了,耀君的手好不容易才热和起来。”

他撇嘴,伸出手,说:“牵。”

我一愣,他在冬天可是不想碰任何冰凉的东西。我听见自己的笑声,我握住他的手,热量在这双相牵的手传递。

就这样一直下去吧,携手度过很多个冬天。


碎碎念:采用了新的方式,关于围巾那件事是我的闺蜜双十一那天一脸甜蜜的跟我说的(被秀一脸)。

今天应该还有个异色版的大学设定。最近好萌异色_(:з」∠)_

半期考的不好……so要关禁闭了,看看能不能今天把所有该填的坑填了(我加油)


评论(16)

热度(4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