暂退

沉迷MHA和ES。
△偏轰爆胜出,ES主凛泉零晃。

【阴阳师】戏外

酒茨、博晴
P.S.假设《阴阳师》是电视剧,大家是演员←这种能接受的请继续!
P.P.S.ooc全是我的全是我的,他们最美好!
P.P.P.S.我要ssr——【尖叫】
P.P.P.P.S.最近好渣哦……
阅读愉快!

那天早上下了一场小雨,拍摄稍稍延期了,演员们倒也乐的清闲,围在一堆开始闲聊,末了还挥手示意导演一起来。

一群人从剧情开始聊聊到自己的日常,正在这时穿着戏服的茨木走了过来,他看着闲聊的人问:“怎么还不开始拍?”

众人齐齐“哦”了一声然后齐刷刷看向导演,导演一拍大腿说:“这不下雨吗就延期了……忘记通知你了……”

茨木的戏服不是一般的繁琐,一般都会提前时间去换,而这次,他恰巧错过了导演说延期的时间。

“这雨估计快停了,你就先别换了啊。辛苦辛苦。”

开什么玩笑……很重的……茨木把这句话咽回肚子里,也懒得到处走,索性就地坐下,加入他们的闲聊。

“晴明你还嫌你戏服麻烦,看看人茨木。”源博雅剥开橘子挑了两瓣看起来最好吃的分别递给晴明和神乐。

“你的和酒吞的最方便,还剩布料。”晴明接过橘子,看了眼他穿在身上的外套。

“嘛我宁愿不方便——深秋裸上身冷得紧。”他把橘子挨个分了,到最后他自己手上只剩了个橘子皮——然后晴明把他的那瓣给了他,“嘿嘿谢了啊。”

其余人向他俩翻了个白眼——哦除去神乐、八百比丘尼和红叶。

“不过真佩服酒吞君呢,没见他喊过冷……”八百比丘尼微笑着说。

“你们知道酒吞的那个酒葫芦真身是什么吗……”茨木突然开口,还用手比划了一个酒壶的形状。

神乐歪了歪头,问:“不是他自己带的道具吗?”

“哼哼,是酒壶状的热水袋!”茨木双手抱于胸前,自豪地说,“还是特意定做的——不愧是我看上的男人如此聪明。”

语毕他的头就被一只手揉了揉。

“笨蛋吗你,这种事随便说出来。”酒吞披着大衣坐下。

一旁玩着毛线球的小白叫了几声,晴明点头,然后说:“小白说这种事没什么不能说出来的吧。”

“不,我比较好奇你怎么听懂那只狐狸的话的?”酒吞解开头绳,如片片飘落的枫叶那般火红的长发安顺地伏在他的肩与背。

晴明打开折扇挡于唇前,说:“意会而已。”

这个时候起身去拿暖水袋的导演回来了,他看见酒吞把头发披散下来,然后问:“待会儿就开拍了,你这头发扎高可有点不容易……?”

酒吞从大衣口袋拿出手机,点开天气递给导演——噢好吧一时半会还真停不了。

雨点打在窗玻璃上,屋外是深秋寒意屋内是欢欣暖意——光闲聊也会无聊,不如玩玩真心话大冒险——噢八百比丘尼和红叶带着神乐出去赏雨景了,顺便去雨女那儿买点海味。

于是四个相貌俊俏的男人围在一堆开始石头剪刀布……

酒吞轻啧一声,收回手,说:“真心话。”

小白舔了舔前爪的毛,叫了几声。晴明的狐狸眼看向酒吞,翻译:“你和茨木是情侣吗。”

等轮到你了我一定要问你怎么知道这狐狸在说什么的。酒吞如是想到,他侧首看着茨木,茨木被他看的脸有点红,然后他听见酒吞说:“对啊,这种消息外面早就传遍了吧。”

“这种事得本人承认才可信嘛。”源博雅丢给小白一小半苹果,“问得好啊小狗。”

小白炸毛了——于是这一轮源博雅输了。

晴明笑看着他,折扇一下下地敲着手心。源博雅刚准备开口说真心话就被晴明截去了话头:“一轮真心话一轮大冒险,如何?”

哦——可以的。

“把我的酒葫芦抱过来。”酒吞抢先一步说。

源博雅松了口气,这个简单。

“在副导演那儿。”酒吞又加了一句。

副导演——严厉的代名词,业界有名,在他手下虽然会被骂得很惨磨练得体无完肤,却绝对会取得质一般的成长。

“……”源博雅沉默半晌,“我去了。”

晴明笑眯眯地挥挥手说:“走好。”

碎碎念:只会写些傻白甜了……ooc全是我的!大包大揽!这个月的傻白甜已经交出!不会再写傻白甜!要认真!!!

评论(8)

热度(18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