暂退

沉迷MHA和ES。
△偏轰爆胜出,ES主凛泉零晃。

【酒茨】有些事

酒茨
现代大学生paro 已交往 略傻白甜
ooc都是我的!美好都是他们的!
依旧想要酒吞茨木中……

阅读愉快!

天气不算太好,阴云分散在灰蒙蒙的天空,几滴小小的雨珠进行着从天到地的长途旅行,凉风习习,携带着开学的愁绪。

酒吞拿起不断震动的手机,语气中是显而易觉的不爽,他随便应了几声,然后就挂掉了电话,打着哈欠去洗漱。

待他出门时,雨下起来了,看看渐渐密布天空的阴云,酒吞返身去拿了把伞,“啪”地一声撑开,再抬起头,意料之中看到了站在枫树下皱眉看着雨滴落的茨木。

“你就不知道带把伞?”酒吞走过去,拉住茨木的手腕把他拉进伞的遮蔽。

“我来时还未下雨,就……”单薄的制服上落了密密的雨点印子,茨木仍旧皱着眉。

酒吞抬手抚平他的眉心,说:“下次长点记性,你也别一大早就催我,嫌烦。”

茨木笑了,嘴角扬起,露出一点牙齿洁白的那种清浅的笑,他点点头。

快走到学校时,茨木接过了一张传单,他一看,是他们学校的招生宣传单,再一看,有个少女占据了大幅——应该是学校里这一学年的女神——噢红叶。

看到这张脸,茨木愣了愣。他一年前之所以选择这所大学完全是因为酒吞选择了,他没想过去了解这所学校,或者关心新生有哪些。

“那个女……红叶也来了这所大学?”茨木声音有点发紧。

“……嗯。”酒吞点头,“没想瞒你的。”

好吧,你没想瞒我,但你还是瞒了我。茨木沉默了半晌,再开口:“挚友,你还忘不掉她?”

许久未听到过的称呼让酒吞有点没反应过来,他拿伞的手紧了紧,骨节分明。

“不,也不能说忘了……”他纠结着用词,“比常人多关注一点她而已。”

“那个传言说安倍晴明、源博雅会来我们这学校任教的消息也是真的?”这大概是显而易见的事实,但茨木还是忍不住问出声。

“对。”

雨势渐大。

晴明是红叶高中时明恋的人,红叶是酒吞高中时明恋的人,酒吞是茨木高中时暗恋的人。算来算去,四个人剪不断理还乱的关系里只有茨木最苦,不仅是暗恋,还是同性恋。

茨木又一次感到颓然。

酒吞一瞥,明白了——茨木太好懂了,对于他来说,什么表情都写在脸上,明明在外人前总是一副狂傲的模样,唯独在他面前流露真实。

“你又在乱想些什么,高三我向你表白时就说过了,我对红叶没感情了。”酒吞揉了揉他的发顶,把梳顺了的发揉的毛毛躁躁。

“我的挚友可不是那种‘吃着碗里的想着锅里’的人。”茨木点点头,又笑了,眉眼间的低郁都消失不见。

“这种话你从哪儿学来的……”酒吞松了口气,任凭他在外人印象中是“狂傲冷静淡漠”,却仍旧会在喜欢的人面前不知所措——这大概也是让他意识到他喜欢茨木的原因。

钟情适合轰轰烈烈,喜欢适合细水长流。

到宿舍楼下时,正巧遇见提着一袋情书走出来的大天狗,淡金色的发上落了密密的雨点,他打了个招呼,酒吞茨木点头回之。

“你怎么不带伞?”茨木问。

“被突然回家的荒川拿走了。”大天狗淡然道。

酒吞收伞,竖起三指,说:“三指之内他肯定能拿到伞。”

一——大天狗把袋子丢进垃圾桶。

二——一个少女跑过来。

三——大天狗举着伞走回宿舍楼。

“真准,不愧是我看上的男人。”茨木拍了拍手。

“哦。”大天狗收伞走上楼梯,“对了,我们宿舍新来个人,酒吞你看到他冷静点。”

“谁?”

“妖狐。”

“……安倍晴明他妈?”

“……”

楼道间安静无声。

茨木拿出手机登上校园论坛,粗略浏览一遍便明白了,他说:“妖狐是新入学的红叶的男朋友。”

“安倍晴明他妈是男的?”酒吞继续问。

“……你放弃这个大众传言吧。”大天狗想用不离身的扇子扇他一巴掌,然后想起来因为今天有点冷就没拿下来。

“嘁,那与我有何关系,我倒挺好奇那个小子有什么本事能让红叶喜欢上他。”酒吞抖了抖伞面上的水,水差点溅了来人一身。

大天狗冷静地说:“办完转学手续了?”

妖狐点点头,手中的扇子一下一下地敲着手心,说:“这两位就是舍友?小生名为妖狐,不知……”

“酒吞。”妖狐发现这个人用一种若有所思的目光打量着他。

“茨木。”妖狐发现这个人用一种“大兄弟干得漂亮”的目光看着他。

这两个舍友有点危险啊感觉……妖狐这么想着,又觉得这两个名字有些耳熟。

“红叶经常提起的高中同学原来是你们俩啊。”妖狐一时口快把内心所想说出来了。

哦,感觉要糟。

“嗯对。”

哦,感觉错了。

“等荒川回来找时间给你办个SSR宿舍迎新会。”大天狗见着并没有想象中的大戏上演有点失望。

茨木还在刷论坛,直到被酒吞一捏后颈才反应过来该上楼了。

“看到什么了?”酒吞凑过去看他的屏幕。

茨木指着“校园每月人气排行榜”这个帖子笑说:“酒吞你被妖狐这个新生挤下前三了啊。”

酒吞确信自己听到了大天狗的笑声。

大天狗清了清嗓子,问:“第一呢?”

茨木不急不缓地说:“酒吞。”

“啊?”

“在我心中我的挚友永远第一!”

大天狗冷漠脸,头一扬,噔噔噔地上楼然后碰的一声关上宿舍门。

等等小生是无辜的???妖狐眨眨眼,对这发展很懵。

酒吞大笑出声,拍拍茨木的肩,和他并肩上楼,从兜里拿出宿舍钥匙,简单就打开了紧闭的宿舍门。

等等小生别关门!妖狐三步并作两步迅速进了宿舍。

为什么进宿舍还成技术活了?

TB不知道有没有C

一点后记。

1.酒吞对茨木说,如果他当初画红色眼线,手上拿把扇子说不定也能追到红叶。

茨木对此不做评价,反正酒吞现在已经和他在一起了。

2.大天狗决定给宿舍换把锁,反正他有钱。

3.妖狐决定要去向朋友小鹿男和妖琴师讨教怎么才能成为“高速公鹿”和做到“人未至声先到”。

4.远在家乡的荒川在考虑要不要带海鲜给那几个舍友。

5.红叶对这所叫“阴阳寮”的大学表示很五味杂陈——前明恋的人、前明恋自己的人、前暗恋明恋自己的人的人。

6.大学论坛表示快来扒一扒。

碎碎念:携手同心,ID九重霄,大家来找我玩啊ww
上一篇傻白甜又渣又短的居然有180+的热度……受宠若惊……非常感谢大家!
顺便卖卖妖狐×红叶的安利x估计只有我吃了吧x

追求美丽事物,会将命定之人杀死让她美貌永远停留的妖狐遇上追求美貌,吞食他妖让自己更美丽的鬼女红叶。
都想杀死对方,但实力相差无几,保持这种相爱相杀(?)的关系。
这样不是很美好吗!【尖叫】

评论(5)

热度(9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