暂退

沉迷MHA和ES。
△偏轰爆胜出,ES主凛泉零晃。

【葵黯】Heathens

异色极东 杀人狂葵×吸血鬼黯
推荐BGM:Heathens——Twenty One pilots
拖了半年的 @陆离 桑点文……羞愧……
阅读愉快!

『Who have rooms of people that they loved one day

人们曾经深深相爱

Docked away

却又互弃于千里之外』

午夜一时四十五分,星稀月暗,一座被废弃多年的教堂的破旧的大门被推开,数十只蝙蝠从中飞出,推开门的人只是眯了眯眼,毫不在意这些外表骇人的吸血蝙蝠。

“你还是青春依旧,王黯。”那人轻笑着,猩红双眸中笑意浅浅。

“你还是让我不耐,本田葵。”王黯站在彩色玻璃前,肩上停着一只丑陋的吸血蝙蝠,“你还在继续你那愚蠢的行动吗?那口口声声为民除害的,却又自相相悖的行动?”

“那是当然。这是我所坚持的道,是我挥动刀的理由。”本田葵仿若没听出王黯语气中的嘲讽之意,他向王黯走去,抬手,朝王黯掷出一把小刀。

“哗啦”——彩色玻璃被小刀打碎,吸血蝙蝠的尸体被小刀钉在地上,漂亮的玻璃碎片与这种生物共处一处,场景怪异而又和谐。

王黯偏头看了看被划破的衣服,皱了皱眉,下一刻他就出现在了本田葵面前,右手掐住本田葵的脖颈。

“上一次距离这么近,是多久以前了呢?”本田葵握住王黯的手腕,吸血鬼的体温比这寒冬更冷,他的语气怀念而又暧昧。

王黯没有使劲,他的手渐渐下滑,滑到本田葵的左胸,那里有颗早已不跳动的心脏。

寒风从破碎的窗吹进来,绕着耶稣神像打着转,替耶稣看着教堂里的两个异教徒——吸血鬼和一个与恶魔做过交易的“人”。

“我是为了你才如此的——至少有一部分原因是这个。”本田葵凑至王黯耳边说到,声音轻柔,“能帮帮我吗?像以前那样就好……”

王黯冷笑了声, 说:“想得美啊本田葵。”

本田葵周身空气一暖,带着冰冷气息的吸血鬼消失了。

『You're lovin' on the psychopath sitting next to you

你喜欢的疯子就坐在你旁边

You're lovin' on the murderer sitting next to you

你喜欢的杀手就坐在你旁边』

血腥味弥漫在狭小的地下室里,灰色的地板布满暗红色,本田葵靠着粗糙的墙壁,擦试着沾满鲜血的刀刃。

本田葵听见有血滴落在地的声音,他垂眼,看见了自己被划破了数道口子的手臂。

地下室温度骤降,一声带着明显嫌弃意味的“啧”让本田葵微微勾起了唇角。

“愚蠢。”王黯这么说着,上前几步抓过本田葵受伤的手臂,低声念着晦涩的咒语,深红的光芒绕着伤口游走,细细小小的刺痛感刺激着本田葵的脑神经,但他没有表现出来,他只是说:“你看,我不是想得美,我是想的现实。”

王黯蹙着眉,指了指地上的尸体,说:“在地下躺了几十年技巧就都忘光了?和这种货色打都能受伤?”

本田葵丢下手中的刀,突然使力把王黯推到他身后的墙上,本田葵吻住王黯,像多年前那样。

他们在血泊中接吻;他们在回忆中沉迷;他们用已死的生命挥霍;他们用长久的未来相处。

『I tried to warn you just to stay away

我也试过忠告你只须和我们保持距离』

瓢泼大雨下着,王黯撑着黑伞,嘲讽一笑:“你这般罪大恶极之人也能让上帝为你之死落泪么?”他抱着一束白菊,瓣上沾着几点雨水。

“我将你埋回故土,应和那‘尘归尘,土归土,让长眠者安宁,让在世者重获解脱’——即便你不是基督教徒。”王黯自言自语着,“下世别再让我和你相遇,别再让我遇见你这个疯子,别再让我看见你被你所坚持的道杀死。”

墓碑上,简简单单的三个字让王黯不愿直视。他的左肩西服被雨淋湿,他的脚上皮鞋沾了污渍——这让王黯难以置信这是他——一个原本爱整洁下雨天绝不出门的王黯。

王黯的眼神一瞬间充满了迷茫,尔后犀利起来。他在碑前放下那束白菊,然后身形在大雨中消失。

替你,办完你未完成之事吧。王黯这么想。

张狂的笑声在空荡的地下停车场响着,随后猛然中断。戴着白色面具的人喉中发出“嗬嗬”声,他的脖子被一只修长的手掐住,微尖的指甲嵌入他的后颈皮肉,他试图挥动右手握着的手术刀,却发现自己无法感知到自己的右手,他对上掐着他脖子的人的红棕双眸,一种名为“恐惧”的情绪在他脑海中炸开。

“你是杀人狂不关我的事,你被他杀也不关我的事,但你杀了他,这就关我的事了。吸血鬼的猎物——我的猎物——本田葵,他的命是我的!”王黯双眸中狠色闪过,“目前你的五感被我封了,待会儿我卸了你全身的骨,割破你的血管后,自会让你五感重新工作——那时你就体验一下濒死和生不如死吧!”

『Why'd you come you knew you should have stayed

你本该安守本分却为何自愿流放于此 』

吸血鬼是暗夜的贵族,他们高傲,他们随心所欲,他们永生,他们自由。

本田葵第一次看见王黯就被吸引了,可能因为他映着半轮明月的双眸,可能因为他带着高傲的语气……

那时本田葵在王黯的注视下将自己的目标杀死,放出被囚禁的人,目送那人逃走,然后取下自己沾着血迹的黑皮手套和暗红色面具,对着王黯说:“能帮帮我吗?”

自此,王黯常常出现在他办事时,末了说上句“愚蠢的道”,本田葵不辩驳,冷静地挥刀杀死对手,说:“待会儿还是帮我掩藏尸体,王黯?”变音器让他的声音变得有丝妖异。

“嘁,以暴制暴——挥刀斩杀杀人狂——这样的你不也是杀人狂?”王黯嗤笑一声。

“那就请某一天,你来制服我吧!”本田葵收刀,刀刃摩擦着鞘的声音让人脊背发凉。本田葵回头看向王黯,表情被面具遮挡。

但王黯大概能想象出来,那面具下本田葵双眸一定充满着调笑,唇角似有若无地扬起,双唇一口一合,吐出暧昧不明的话语。

“好,那你的命就是爷的了,即便你下了地狱,也得给爷从那里爬回来。”王黯上前几步揭开本田葵的面具,吻住他,“敢成了别人的猎物爷就杀了你,再杀了那家伙。”

回应王黯的是缠绵的吻。

『It looks like you might be one of us

似乎你也即将加入成为我们其中之一』

“我杀了那个让我复活的恶魔,我从地狱里爬出来,我来找你,我来实现我的道——和你一起。”

碎碎念:写得三观很混乱的一篇(>ω

评论(2)

热度(38)